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ock Steady

关于读书、翻译、生活

 
 
 

日志

 
 

巴塔笔记(二)  

2011-12-14 00:40:16|  分类: 杂拌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辑自我的微博:http://www.weibo.com/u/2138515221

 

今天是来巴塔后最紧张、最焦虑的一天,但是到了傍晚,我们的船在等待45 天后,终于可以靠码头装货,我心里放下了一块石头,公司那边的领导们也是。停泊时间过久,是巴塔此港口的条件以及各方面的特殊性,造成了这种情况,我在这里努力让船快靠,所体会过的沮丧、焦虑、无力感等,实不足为外人道也……

 

巴塔港对赤几的大陆地区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港口条件又落后得可怕。只有四个泊位,最要命的是种种船靠泊优先:客轮,装运食物(大米、面粉等)的船,集装箱船,还有最重要的是总统家族的水泥船最优先。安排靠泊,经常是政治、金钱的游戏。这样如果你是装卸货的杂货船就至少会等20天左右。你还敢派船来吗?

 

港区的条件差,体现在港区的道路坑坑洼洼,下雨后无法通行,除非开车。码头上一两天不下雨时,灰尘足有一寸厚,走上去就像走在面粉里,大车开过就像过沙尘暴。让人看到希望的是中国公司(中交公司)正在承建新码头,再过两三年,情况将大为改观,目前是最艰苦的时候,都让我经历了。

 

刚到巴塔的时候,每天早上6点到7点,每天晚上5点到6点,一般都会拿本书到海边看。后来多少有点审美疲劳,再加上工作上也有了一点压力,好几天没去了。不过今天傍晚又去散了次步。海平线上几条船没有我们的Lady,因为她,已经靠码头了。明天我就去跟她一起生活。

 

就是这张照片令我激动,简直应该配上昂扬而欢乐的音乐。今天下午我在港口,目送着一条拖轮载着引水员向我们的船(上面中间那条)开去,随着引水员登轮,拖轮护航,她就算是要靠码头了。到今天,这条船已经在本港停泊45天,船上的柴油几乎耗尽,但是终于靠上码头,让公司所有人松了口气。

 

明天我就会搬离这间“加州招待所”。许多天以来,我天天觉得今天会是在这里的最后一天,然后天天下午还是回来。十天前,我满以为船会靠,早上就退了房,但是下午又拿着行李回来入住。后来前台的大妈看到我就会问:“你今天要退房吗?” 好像不欢迎我似的!好了,我走了,今后想见我都不知道去哪儿找。

 

同学们,我终于要上船了,不是乔布斯那条船,而是我们公司的一条货船。真没想到,这辈子能够再次住在货船上。十几年前,1995年的9月到1996年2月,我在货船上实习了五个多月。那几个月,属于我最快乐的一段岁月,所以后来在看到E.B.怀特追忆他近40年前的海上之行时一见钟情,翻译了这篇,就是《非凡年代》。

 

来这么远的地方出差,长了一个“中国胃”真不是好事。牛排大餐虽好,吃一顿,好久都不会再想吃一顿。有几天我中午点了比萨,留一半当晚饭。我理解了那些出国带方便面的人,想念中国餐,甚至怀念我媳妇的厨艺来。不过好了,今天去船上住,我们爱说国轮是“浮动的国土”,差不相当于回国了。

 

跟怀特一样,我也是在22岁踏上那段航程的,不过比他久。他四十多天,我是五个多月。回来后自己也的确有了不少变化,就像奥威尔所说:“我不知道我在那一年里是不是学到了很多,但是我抛掉了不少东西。”我觉得是更脚踏实地了。而今天所过的生活、所怀的梦想都是十几年前万万未曾想到的。再过十年,又有怎样的感受呢?

[上次航行] 有一天风浪大,船体左摇右晃之际,我一个人在电视室看录像,坐的是排椅。突然一下子,我感觉觉船摇得过了头,天旋地转,我摔到了地上,我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是完了完了。几秒钟后,才醒悟过来是排椅翻倒在地上,一场虚惊。这可以算是种“濒死体验”吧。

 

[上次航行]船上晚上吃晚饭早,所以必然要吃夜霄,其实也就是填下肚子而已。一开始每天吃的是我开船前在国内买的饼干,后来饼干吃完了,刚好卸货后船舱里扫出很多红豆,于是每天晚上用电炉煮红豆,一直煮成豆沙样,加糖吃,眉头皱得越来越紧。我就是那时吃伤了,至今对豆沙之类很不感冒。

 

 

[上次航行] 那段时间,读完了带上船的一纸箱书,受影响最大的是《追忆似水年华》。因为那段日子,后来才真正开始自觉读书。最难忘记的是在印度的Bedi港口一连待了近一个月,后来也没什么活干,就在甲板上看书,每天看到日落,看海鸥飞翔——Alas,那种日子,此生不再有!(Luke后记:话不能说绝了——Here I’m again!)

 

[上次航行] 夜航船。海上航行时,我喜欢去甲板上走一遭,真是种享受,尤其是晴天的夜里,对老杜的“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有了真切的感受。曾令我惊讶的是,比较亮的星星竟然也能在水面上映出倒影呢。

 

我的“加州旅馆”。“You can check out any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get out of here.” 这次在这儿一连住了十八天,认识了前台、餐厅服务员、保安、清洁工,我们都打招呼的。我还把看完的《African Stories》送给了餐厅服务员Andreas,以增进两国人民的友谊。

 

早上七点钟,再去吃一次“肉夹馍”。她刚刚出摊,我是第一个顾客。她说:“?Qué tal?(你好吗)” 我说:“Muy bien.(很好)”。昨天在埃及商品展那里也吃了个“肉夹馍”,夹立柱烤羊肉,坑爹价,5美元,还是大姐的早餐便宜,一个只要一美元。

 

昨天看到Mickey给我的QQ留言:“今天作业特多,11点了!!!!!!!!!!”“百度太坑爹啦,一点都没用。” 唉,到了小学六年级,真的作业太多了。在家里时看他做到那样晚,又气又心疼。

Mickey有一些偷懒的做法,比如他总是下午上学时带相机去学校,老师把作业布置到黑板上,他咔嚓一下就行了,不用抄。可是他的有些同学更懒,于是Mickey经常晚上接到同学电话,问作业的……

 

[少儿不宜] 代理昨日跟一个工头讲:“I fxxked peopled of all nationalities, but I was fxxked by this Chinese. ” 后来我问他何处此言,他说:“Because I always say ‘I’m coming, I’m coming’ to you.” 那是因为前段时间我住宾馆时,经常要他过去接我,有时他亲自去,有时让司机去,他经常在电话或者短信里这样跟我讲。原来如此。

 

这位代理其实对我还不错,挺有耐心。等船靠的那些天里,每天上午我都会坐在他的办公室里,用他的办公桌,坐他对面,打开电脑,时不时问他什么,逼他尽快安排船靠。也见识了他作为一位总经理电话不断,忙得不可开交的样子。办公时,他说西班牙语、法语、黎巴嫩语、英语,除了英语,我全听不懂。

 

住船上的特点,就是时时能听到机器响,因为发电机(即辅机)必须一直工作,久了也就习惯了。上次上船时,因为在大海上需要检修机器,就把主机、辅机停掉了。真静啊,我现在还记得那种感觉。

 

到了船上,本来以为住引水员房,但是因为有实习生住,就把我安排到船上的“医院”,即给病人用的房间,也好。这里地方虽小,倒也不错,有写字台、卫生间,窗外就是大海。另外我发现这里也是船上的药房,意味着我想吃什么药就可以。好了,我先自我检查一下有什么毛病,然后对症下药。

 

二十年未联系的大学同学老赵,在年级QQ群上看到我的消息,特意从柬埔寨打来电话聊天。老赵同学近几年都在新加坡、马来西亚、柬埔寨推销我们河南省的名牌产品:莲花味精、鸡精——我也顺便给故乡的产品做个广告。

 

其实我们还有几位同学经常往一些非发达地区跑,比如学俄语的阿辽沙经常去土库曼斯坦推销加油机;紫金矿业的瓦洛佳经常去乌兹别克斯坦;发了财的是老五,他原来去了罗马尼亚,后来做生意成功,如今在广州番禺住,是某贵族学校家长联谊会的活跃分子;新华社的蔺领导在肯尼亚待了好几年。

 

1983年,我在河南南阳老家时的第一场雪是12月8日下的,具体情形我已忘记,之所以记得这个日子,因为在那前后,我开始记日记,一记就记到现在。

 

昨晚梦到Mickey,可是因为他不听话,我忍不住又揍了他,醒来后心里挺失落。
Should I apologize?

 

在我上船之前,船员已经过了近五十天的苦日子。因为船在锚地,造(淡)水机无法工作,所以船上实行用水配给,每人每天一桶水,洗澡、洗衣服只能先用海水洗,然后用淡水冲一下。靠码头后联系代理供了水,价钱很贵(一吨20美元),但是船上取消了用水限制,船员的生活条件改善了一点。

 

因为船在锚地等的时间很长,需要解决的问题太多。解决了买菜和用水问题后,然后还有非常、非常重要的加轻油问题。这条船没有装卸货时,每天耗油0.7吨,这么多天过去,把到港时的三十多吨轻油消耗殆尽。船前两天还靠两次,移泊一次,所以这段时间,尽快给船加上油也成了心头大事。

 

但是靠泊计划的不确定性再加上本地油公司车队规模以及反应的迟缓,中间不知打了多少个电话,一天天过去,还是没加上,直到这天轮机长说轻油只剩下一吨,再加不上晚上就得停工,那可是公司里少有的大事。于是一再催油公司,走出好远去等油罐车,等到中午两点钟那辆终于到来时,才算心头一块石头落了地。

 

买菜。一般说来,船在港口买菜,得通过供应商,但是因为他要吃差价,所以比较贵。自己去市场买的话,则有风险,上次我公司一条船在黑角找到一个当地华人供伙食,被警方抓到重罚。这次我知道代理有能量,请他配合,就派了一辆车直接去大市场买。

 

市场很大,菜的种类不多也不新鲜(但应该是“绿色”的),价钱令人叹为观止,是国内的两三倍。大厨本来还想买生菜,可是这儿的生菜是论棵卖的,一棵一美元,一棵也不大,只得放弃。市场上还有不少野味,有活的鳄鱼、穿山甲(应该比国内便宜点,但没买),还有死猴子,看着很吓人。

 

上船后虽然吃到了中国菜,但是蔬菜是早就没有了,还好船上存有绿豆、黄豆,肉食还有。于是前几顿饭的素菜都是绿豆芽配豆腐,我觉着很好吃。船员则都吃腻了。豆腐是船上的大厨自己做的,很香。

 

这次出来,负责的是疏港工作,就让船快靠快装卸。身份叫“supercargo”,整天被人“captain”、“captain”地叫着,我更正多次,现在也懒得更正了。和上次上船相比,这次的责任更重,要跟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帮船上处理各种各样的事情。我自知能力有限,但求无愧于心吧。

 

上次上船的几个月其实就是下基层,职务是水手。我们这些实习生是从机关派下来的,不想干活的话其实可以不干活。但是除了一些难度太高的活,如插钢丝、摆吊杆之类,我都参加了,如带缆,扫舱、清洗油舱,值(防)海盗班,那段劳动的日子我很怀念,让我消除了不少虚幻的想法,生活得更脚踏实地。

 

船上买到青菜后的一份菜,份量只有我在单位食堂的一半。船上伙食标准不低,但是船员省着吃,以省下一点伙食费。远洋船员的生活很艰苦,除了工作和漂泊于海上的枯燥生活,还要而对许多危险和挑战。您的生活中离不开远洋轮船运输进来的商品,请多理解和支持他们。

 

装货顺利的话,十多天就会完货,我这段短暂的驻船日子就要结束。我再去住旅馆,等着上下一条船。在船上,我感受到船员兄弟的深情厚谊。我从厨房要了个大海碗和一双筷子,干吗?泡面吃。船长已给了我六包,可惜都已过期,不过也没办法,因为本船7月离开国内。看来我的西非之旅即将变成“泡面之旅”。

 

我不能把在这里的生活写得很欢乐,否则公司里那帮家伙岂不是要哭着喊着来西非。我应该悲情一点,说我困居此地,茶饭不继,思念祖国,牵挂妻儿,度日如年,天天以泪洗面……


       我在西非,最不操心的就是穿着。如果这会儿在广州,不单是穿得厚,而且最讨厌的是要打领带什么的。现在我天天穿T恤。来时穿的皮鞋到后只穿过一次,天天穿的是走之前买的30元冒牌crocos。穿着上,我终于达到了桥东里所代表的贵报系穿衣境界——以前我每次看到他穿得吊二浪荡去上班,就很艳羡。

 

这艘船为往来首都马拉博和巴塔之间的唯一一条客轮“吉布鲁”,单程11个小时。除了每天四班的飞机,客运就只能靠这艘船。昨天(12月10日)此轮出港时,刚走出几十米,尾部螺旋桨就缠了缆绳,顿时失去动力,只得让拖轮拖至锚地,过了一夜后才走。可以想像这段时间,她牵动了船上船下多少人的心。

 

巴塔这里,客船“吉布鲁“每三四天就会来一次,而且最优先靠泊,可以理解。但是她靠泊后,因为码头比较狭窄,此轮上下客时,别的在泊位的船就只好停工。我船靠泊后,已经因为她损失了两天多的作业时间。

 

所以说船在海上,经常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故。又如上一次我们有条船进尼日利亚拉各斯港时,因为水流比较急和引水员的失误,船体擦碰浮筒后完全失去动力,后来用了三条拖轮才拖进港靠码头。后来请潜水员下去探摸,发现螺旋桨上缠了浮筒其铁链,怪不得完全无法转动。

 

上次上船从青岛上,当时船还在锚地,我乘坐交通艇上船。海面就像铺了绸布,平滑、宏大,又在涌动不已,我忘不了那种感觉。2002年12月, 我去山东石岛出差,乘坐交通艇登上被撞的一条轮,重温了那种感觉。想再见的人会再见,想回到的地方可以回到,想重温的感觉能够重温,这也是人生的美妙之处。

 

船员消息闭塞,竟然不知道卡匪已死,我于是向他们通报了利比亚民主进程中的这一重要事件。

 

船上电视室的一角放着这两公婆,似为东南亚的艺术品,后面还有日本的人偶,都好像有年头了。我猜测是当年这条船首航某港口时港方送的礼品。

 

错过这个冬天的一点遗憾,是无法在家里的阳台上晒太阳读书了。每年12月到来自的两三月份,只要有机会,我都会美美好度过一段这样的时间。不过有时候需要抢这张躺椅。

 

是关注TA,让TA知道我终于找到了TA好呢,还是不去关注,只是悄悄去拜访?纠结。 What will 毛利老师 say?

 

我的中宵,你的上午,立还是不立呢?

 

面朝大海,木有宽带。天长水阔知何处,百爪挠心。

 

同事钢哥今从加蓬过来同我一聚,传经送宝,然后乘坐15日的飞机返回东土大唐。钢哥是“老西非”了,上次出来7个月,这次出来总共5个月,搞定了加蓬那边两条船卸货的事才过来。所以说是出来三四个月,但是五六个月也完全有可能。我倒不是很有所谓。生活中变数太多,来西非可能是一生一次的事,Así que disfruto de la vida.

  评论这张
 
阅读(7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