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ock Steady

关于读书、翻译、生活

 
 
 

日志

 
 

碎片,全是碎片(五)  

2011-12-22 14:06:33|  分类: 杂拌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是辑自我5月至11月的微博 http://www.weibo.com/2138515221 保留了所贴的引言)

 

如果你撞见一位闯入者正在行窃,千万别惊慌失措。记住,他跟你一样受惊。一个好的策略是抢劫他,采取主动,捋下窃贼的手表,掏走他的钱包。然后他可以钻到你的被窝里,你则逃走。我就中过这种防御圈套,结果在得梅因市跟另外一个男人的老婆和三个孩子过了六年。(伍迪·艾伦,《一个窃贼的坦白》)

 

As I see it, there's nothing to be gained by wishing you had something else. (Steven Millhauser)

 

Some people talk about that time the way they talk about everything in the past, as if it has a special glow. Well, the glow of something no longer there. If you reach out for it, you won’t feel anything at all. (Steven Millhauser)

 

午饭后坐地铁去图书馆还书,不小心抓了自己的一本书带去,自然两本借的书只能还掉一本,也没法再借书。郁闷中逛到德政北路,周记蛋挞买了三个,刚出炉,热乎乎的,吃到发撑。想起减肥大业,感觉越发郁闷。FML。

 

然而跟例如一条潺潺的小溪相比,一棵树何以更令人心旷神怡?……因为其煌然存在,无声地证明了有一种比地球上任何事物——本届政府中的当然不在话下——都更为伟大的智慧。诗人云:“惟有上帝方能创造一棵树。”——大概是因为很难琢磨出怎样把树皮包上去。(伍迪·艾伦)

 

All I felt certain about was that everything was moving too quickly. I wanted the old slow feel of things, before all the motion set in. - Steven Millhauser

 

遇到一个很搞的句子:"His eye-whites looked at her and turn instantly." 背景就是在光线较暗的地方看到他,他的眼睛见白不见黑。

 

Slow and steady wins the race. 原来是句格言,看到四种译文:沉着稳健者胜;稳扎稳打必得胜;慢而稳事必成;不懈的努力是成功的关键。

 

番禺大岭村里的蚝壳墙。看到过旧墙上掉下来的蚝壳快有一只鞋子那么长,想来里面的蚝肉几口才能吃完。思之令人怅然,真是“萧条异代不同时”啊。

 

译者在译文中有口头禅吗?我得说要有,也是追摹原文中的。例如《麦田》中,很多处句末有“or anything”或“or something”,例如“I'm not going to tell you my whole goddam autobiography or anything.”译者只好亦步亦趋,加个尾巴:“还是怎么样。” 怀疑译者有意夹带私货,却是你自己多想了。

 

Richard Rodgers was the first person to win what are considered the top show business awards in television, recording, movies and Broadway—an Emmy, a Grammy, an Oscar, and a Tony—now known collectively as an EGOT. 注意代表“大满贯”的这个词,EGOT。

 

算我保守吧,以前我从来不用标点符号组成的那种表情符,现在是从来不用表情图标。我跟公司里一个后生说起这事,他说他现在不用图标的话,一句话都说不好。我还纳闷:真有那么严重吗?

 

Yell if they're acting up. 他们不老实你就吼一嗓子。(这里的“他们”指小孩子)

 

常常想到李清照那句词:“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还是愿意去人多的地方待一待,特别去小区对面城中村中走一走,那里除了春节,街上总是熙熙攘攘。

 

scramble to one's feet (原先或坐或躺在地上)急忙站起

 

The sky was still gray with the last light. “last light"-“最后的光线”-“余晖”。

 

Only a mediocre person is always at his best .(毛姆)

 

我在公车上读原版书,一个姑娘跟我搭讪,聊了一会儿,末了说要给我留个电话,掏出一张名片,我一看,原来是人寿保险业务员。

 

Mickey又来讽刺我,我说:“我在做微博营销。”Indeed!

 

Mickey又评论我上微博:“每次我进来,你都在上微博,难道是我的运气比较差?” 小心啊小心。

 

阅读会改变一本书的外观,一经读过,就再也不会是原样了,人们会在一本书上留下他的个人印记。读书的乐趣之一,便是看到书页的变化以及怎样通过阅读,把这本书变成自己的。——保罗·瑟鲁(《博尔赫斯》

 

The other four were all late-thirties or early-forties. "late-thirties", 三十八九岁(三十七就不管了,反正是约数),“early-forties”,四十岁刚出头。

 

有一个词全身进入中文:die-hard, "死硬的”。

 

“我们搬到庭院这里后没过几天,我妈妈就跟斯隆·卡伯特认识了,在我妈妈帮忙解决了约翰的上学问题后,两人的友谊就牢不可破。”这是耶茨小说《哦,约瑟夫,我很累》http://t.cn/aKmOli 中一一句,有两个“我妈妈”,为什么没有删掉“我”?是不想让耶茨先生的语气那么“嗲”,那么“娘”而已。

 

corpses in lifelike positions. 行尸走肉。

 

I’m going to do right by Ed. 我要对埃德好点儿。

 

Ed must have laid the law down to her. 埃德肯定是给她下了死命令。lay down the law, to tell people what they should do, without caring about how they feel.

 

耶茨在波士顿住了11年,几乎每顿午饭、晚饭都在一间名为“Crossroads”的爱尔兰酒吧吃,离他所住公寓100码远。他通常下午回家,睡会儿觉,写上几个小时,然后7点钟回来吃晚饭。到10点钟,喝够啤洒的他才回家睡觉。酒吧老板、侍者对他友好,会设法让他开心,甚至给他留了专用的烈酒杯。

 

总想让Mickey在学习上给我打些保票,好让我放心,但是他几乎从来不会,顶多会说:“好吧,我尽量。”把我气得够戗。最近他才跟我说:“爸爸,你知道为什么我不愿意跟你保证吗?因为我学了一句话:‘轻诺必寡信。’所以嘛,为了不失信,我不能向你保证什么。”这一番话,还真让我没词儿了。

 

卡佛拜访过耶茨,送了自己的处女作《Will You Be Quiet, Please?》,第二本《Furious Seasons》又给耶茨寄了一本,并在信中写道:“我想再次告诉你,跟你见面,能跟你相处几个小时,让我有多么高兴。我第一次阅读《革命之路》的时候,就对你钦佩得五体投地,你一直是我崇拜的人之一(谈瀛洲 译)。”

 

有次跟同事吃饭,看到他快四岁的女儿胖乎乎的,十分可爱。我满心欢喜地叫了声:“胖妞儿~”没想到这小姑娘扑上来就打!叫我十分诧异。

 

如果罗伯逊太太预言正确,汽油发动机真的行将退出历史舞台,对我可谈不上什么沉重打击。我会搬到蹬着溜冰鞋就能去食品店、教堂、图书馆和电影院的地方住,实在不行了,我甚至还可以走路呢。——詹姆斯·瑟伯

 

外教Patrick来自Oregon州的一个小镇Echo,为人朴实,跟学生关系非常好,毕业后我们保持了很久的联系。他跟另外一位外教Amy结婚,后来收养了一个中国小孩。2000年时来美国驻广州领事馆办手续时,我记得我说那个小女孩“幸运”,但是Patrick马上说是他们幸运,这两句对话反映了不少情况,让我一直记得。

 

很惭愧,外语中我能称得上熟练掌握的只有英语。日语是当初的第二外语,但是忘完了,后来西班牙语自学过一点点,也忘完了。但是准备近期学点西班牙语。想起大学时的外教Patrick在讲课时,看到大家不太注意时,经常突然冒出一句谁都听不懂的西班牙语,让大家听得一愣神。

 

早上坐公车,看到一小伙子的背包上以一条长长的内存条当挂饰,怀疑他是不是IT男。我家Mickey小时候有次我带他出去玩,带了一个坏鼠标,一路拖着走,也很拉风。

 

两个人好做伴,四个人开派对,三个人是一群,一个人去游荡。——詹姆斯·瑟伯

 

他们以眼神为刀,互相从头到肚子,戳了一刀又一刀。——詹姆斯·瑟伯

 

我现在过得不错,真希望哥伦布市能看到。——詹姆斯·瑟伯  哥伦布市(Columbus),美国俄亥俄州城市。

 

她跟我跳起了吉特巴……她小巧的屁股扭来扭去,好看之极。说真的,她完全迷住了我。到我们坐下时,我快爱上她了。女孩儿就这样,每次她们做出什么漂亮事,虽然她们长得未必很顺眼,要么甚至有点儿蠢,可你还是几乎要爱上她们,从来是他妈找不着北的感觉。女孩,天哪,她们能让你疯掉,真的。(塞林格,《麦田里的守望者》)

 

只是我没有很投入地看比赛,那么闲待着,实际上是想感受一下离别滋味。我是说,以前我也离开过学校什么的,当时根本没感觉正在离开那儿,我不喜欢那样。不管离别是伤感的还是糟糕的,但是在离开一个地方时,我希望我明白正在离开它。如果不明白,我甚至会更难受。(塞林格,《麦田里的守望者》)

 

来自Julian Barnes的Cross Channel 短篇小说集:Taxi drivers in Frankfurt are said to dislike the annual Book Fair because literary folks, instead of being shuttled to prostitutes like respectable memebers of other convening prefessions, prefer to stay in their hotels and fuck one another.

 

跟Mickey相处,有过一些里程碑式的时刻。比如前几年有次送他回奶奶家时经过一幢很破的房子,我随口说了句:“你看这都是危房了。”Mickey说:“危房是危房,人家照样住。可能是个钉子户吧。”我心里一惊,觉得不能再完全把他看成稚童,可以深层交流了,比如现在我最喜欢听他讲班上八卦,令人乐不可支。

 

shutterbug, 摄影迷,“色友”。shutter是快门的意思,英语中有时说被什么虫咬了,指对什么上瘾。

 

仗义每多屠狗辈,好吃常在苍蝇馆。

 

耶茨的作品中,酗酒是反复出现的主题,反映的当然也是他自己的生活。他有段时间戒酒,中间有人约他写书评,评论Jack B. Weiner的The Morning After。一开始,耶茨只知道这本书是关于一个酒鬼的。等到写完这篇书评,他再次成为一个酒鬼(by the time he finished it ,Yates was a drunk again, too)。

 

耶茨年满六十后还在为生计犯愁,66岁于贫病交加中死去,之前在他不喜欢的南方教书,完成长篇《Uncertain Times》和回到纽约成了他未竟的心愿。耶茨去世前不久,重病缠身,自知去日无多,长篇无力完成。这天晚上,他坐在沙发上读自己的成名作《革命之路》第一章,哭得唏里哗啦(cried like a baby)。

 

“嗨,”斯特拉雷德说,“想不想帮我个大忙?”“什么?”我问,并不是很热心。他总在请人帮他个大忙。拿这种超级靓仔或者自我感觉是个厉害角色的家伙来说吧,他们经常请你帮个大忙,只因为他们有种疯狂的自恋劲儿,觉得你也对他们神魂颠倒,巴不得帮他们一个忙。说起来,这也有点儿滑稽。——塞林格

 

烟斗放烟丝的地方叫bowl,总不能译为“碗”吧,查了好半天,才查到应该译为“斗钵”。

 

然后她就走了,那个海军的家伙跟我互相说了声“很高兴见到你”之类的话。这种事总让我特别恼火,我老是跟我一点儿也不高兴见到的人说“很高兴见到你”之类的话。可是如果你想混下去,这种话还非说不可。——塞林格《麦田里的守望者》

 

我会装作又聋又哑,这样就他妈不用跟谁做蠢而无用的交谈了。谁想跟我说什么,就不得不写在纸上拿给我看。这样一来二去,他们就会烦得要命,我下半辈子就不用再说什么话了。人人都以为我只是个可怜的又聋又哑的混蛋,不再搭理我。他们让我给他们的破车加油,然后付我工资。——塞林格《麦田里的守望者》

 

我会用我挣的钞票盖座小木屋,余生就在那儿住。我会把木屋盖得靠近森林边上,但不是在森林中间,因为我他妈想一直有阳光高照……到后来,想结婚的话,我会去认识一个美丽的女孩儿,她也又聋又哑,我们就结婚。她会来和我一起往在木屋里,她想跟我说什么话,会像别人一样,写到一张破纸条上。——塞林格

 

It's not catastrophic, "这不算是个天大的事儿”,希望经常有人这样跟我说

 

...as people pick and choose among them... "pick and choose”,“挑选”一个词搞定

 

今天天气不错,身上也没病没痛——唉,下班后得去踢球了。年轻时,天上下刀子也要赶到球场,近中年,有一点理由便开小差也,并窃喜。

 

此时船上的汽笛又响了一声,低沉,有力,把十几只海鸥吓得飞到空中。那是离开和启航的声音,这种声音,能让你喉头发紧,不管你有没有想为之一哭的事。——理查德·耶茨《问家人好》

 

她已经认识到,无论在什么事情中,诚实所具有的价值:如果你坦诚地跟世界打交道,那么从来不需要收回什么。— 理查德·耶茨《本色女孩》

 

常恨此身非我有,easy come easy go.

 

一片孤城万仞山,take the money and run.

 

西出阳关无故人,hello darkness my old friend.

  评论这张
 
阅读(8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