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ock Steady

关于读书、翻译、生活

 
 
 

日志

 
 

巴塔笔记(六)  

2012-01-11 14:04:42|  分类: 杂拌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辑自我的微博:http://www.weibo.com/2138515221  )

 

新欢。6美元买了瓶法国产的薄荷酒,18度,倒出来绿色的。以前喝过竹叶青、蛇胆酒是绿色的,在南京还喝过一次绿色的葡萄酒,这里又喝到绿色的酒。没喝过薄荷酒的同学不要眼红,我喝一口就知道怎么做了:白酒兑一倍矿泉水,放若干粒“渔夫之宝”或者“金嗓子喉宝”,搞定!

 

易安居士有首咏梅词,中有这样几句:“共赏金尊沉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刚好我目前喝这种薄荷酒是绿色的,我灵机一动,设计了一次行为艺术:用玻璃杯倒一杯薄荷酒,打开电脑中一张梅花的照片(08年摄于三清山,版权没问题),全屏显示,相对而饮。此时此刻,吾与古人相通矣。

 

老家来人了!白天在房间内枯坐,听到走廊上有人说汉语。后来出去,发现有两扇门上贴着中文名字,分别为一男一女。实在纳闷:有人要在这里开党代会吗?下午买酒回来更吓人,门口、大堂站着好几位特种兵,拿着电影里见过的武器,不知有什么要人光临,我生怕自己摔一跤被当场拿下。真是奇怪啊这里。

 

昨天来的国内客人原来是外交部的,我问一位年长男士知道的。我昨天不是说房门上贴了名字吗?我就去网上查了一位姚小姐的名字,原来她是广东增城人,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后来等电梯时遇到她,我语气很随便地问:“谁来了呀?”她说是位副部长。其实我还有句话没说:“小姚啊小姚,I know so much about you!”

 

看到小姚的履历,让我心动不已:广外外国语中学附中,然后保送北京外国语大学,本科毕业后考进外交部,一路成绩辉煌。唉,我们家Mickey以后学习、就业也能这样一帆风顺,可就真让我省心喽!

 

差不多每日会有一餐在餐厅吃,跟侍者Andreas混得挺熟,我把看完的几本原版英文书送给他,他挺高兴。后来得知他还有另外一份工作,就是每周两次在某处迪厅当DJ,这次就算了,下次回来后让他带我去一次。昨天餐厅人很多,他还是及时给我上餐,并说:“I won’t forget my friend.” 在常去吃饭的地方,交个侍者朋友挺重要。

 

05年12月在大理的五华书屋见到了奥威尔的这本《巴黎伦敦落魄记》原版,当时我正好在翻译这本书,所以很高兴,就拍了张照片。这本书是奥威尔的处女作,现在已有两个译本,一本是06年胡仁鹏的江苏人民出版社版,另一本就是我的08年译林出版社版。

 

昨夜有梦,梦到跟Mickey同赴乡村酒席,可是我偏偏找不到筷子,直到醒了还是一嘴都没吃上。此梦何解?

 

好久以前,我无意中听到一位领导跟另一位领导说:“那小孙啊,就是个书呆子!”我不急反喜:妥了!领导明察,这下可以放心地当个小兵了。可是没成想过了这么久,还是把我派来西非。我很想去问问领导:喂,有这么使用书呆子的吗?

 

前天开着门坐在房间里,有一黑人过来借笔用,好像要在CD上签名什么的。借了一次,还了,又借一次,不还了!那可是我最后一枝笔啊。不过也好,我利用这个理由,两天没干活。可是我前天早上去买了五枝圆珠笔,之后又是两天没干活,我都不知道怎么跟自己解释了……

 

前段时间我取消关注一位喜欢贴自己照片的脖友——我担心自己会喜欢上他。

 

非洲杯开战在即。今年的非洲杯由加蓬和赤道几内亚联办,而赤几有两个赛区,其中之一便是巴塔。南非国家队入住我住的这间酒店,我以为他们是来备战,后来发现他们是来打酱油的:最后一场预选赛时主教练错误估计形式,该拿下的却打平了,居然没有通过资格赛,这次来巴塔,是为了明天陪赤几国家队热身。

 

不争气,遭人批。我上个月看了27部电影,大部分都是垃圾,我也知道。是我到了巴塔后从两位朋友的电脑上拷的,没办法,只能看这样的片子打发时间了,可是我在网上贴了之后,收到了这样的评论:“你会不会挑碟啊,估计你是个典型的书呆子,为什么中国所谓的知识精英的品味都那么2呀!麻烦你先校正一下自己的品味!你看的都是一些三流以下的片子!”骂得好。

 

从维基百科上查得的http://en.wikipedia.org/wiki/Lebanese_people :黎巴嫩国内人口只有401万,但是按数量,有黎巴嫩人的前几位国家如下:阿根廷(150万),哥伦比亚(70万),美国(44万),墨西哥(40万),加拿大(25万),澳大利亚(18万),厄瓜多尔(10万),乌拉圭(7万),尼日利亚(3万),塞内加尔(3万)。

 

来巴塔前,除了知道黎巴嫩裔诗人纪伯伦以及以前动不动听到的黎巴嫩战火新闻,我对黎巴嫩了解很少,甚至不知道它是个临海国家。巴塔这里的黎巴嫩人很多,而且很有势力,我才有兴趣去多了解了一点。因为黎巴嫩的地理位置而带来不安定,导致历史上黎巴嫩人持续迁居国外,而且因为团结,在各地都形成了引人注目的黎巴嫩团体。

 

#伪新闻# 新浪微博推出“悄悄关注”服务后,由于许多用户将“关注”改为“悄悄关注”,导致出现大面积“掉粉”现象,严重影响许多微博的商业价值以及各位博主的虚荣心指数,更有许多用户指责此为“小三功能”。由于收到太多此类投诉,新浪微博正研究是否完善或者甚至取消“悄悄关注”功能。

 

我上下班经常会手里拿本书,几个月前有天下班等电梯时,一位同事跟我说:“过了这么多年,我们终于相信你爱看书不是装的。”我装了吗??我装了吗????

 

意大利产橘苦味仙山露(Cinzano),9美元,15度,芳香,入口后有橘苦味。仙山露为意大利味美思一品牌(http://t.cn/S6TQAp),味美思为意大利文Vermouth的音译,是以葡萄酒为酒基,用芳香植物的浸液调制而成的加香葡萄酒。商场还有几种仙山露,待我一一尝来。前不久我还译到这种酒呢,当时不知何味。

 

#翻译# 职员史密斯去找经理,说:“头儿,明天我们家里要搞大扫除,我老婆要我帮忙清理阁楼、收拾垃圾什么的,想请一天假。”经理说:“我们这里人手紧张,没办法准你假。”史密斯说:“谢谢你,头儿,我就知道你会帮忙的。”

 

#翻译#某人喝到酒吧打烊,起身要走,却摔倒。他想着爬出去,来点新鲜空气也许会清醒。到外面站起来,摔倒。爬回家吧。爬到家门口站起来,摔倒。他爬进屋,爬上楼梯。到床边又想站起来,这次摔在床上,正好。翌日被老婆吵醒:“你又去喝酒了?”“你怎么知道?”“酒吧来电话,你又把轮椅忘那儿了!”

 

Leonard Cohen伦敦演唱会的一首。唱这首歌之前,他讲了一段幽默而温暖的话:“It has been a long time since I stood on the stage in London. It was about fourteen or fifteen years ago when I was sixty years old, just a kid with a crazy dream...”

 

最近从两部电影里看到这句话了:“Girls always love a guy with a scar.” Is that really so?

 

老榕这厮,居然动不动就来个“嘻嘻”。在我看来,这比造假更令人无法容忍。

 

我在想我是什么时候译到“仙山露”酒的,找到了,出国之前译的the Stepford Wives中的一段:“她们坐在露台上,在一把仙山露酒广告阳伞下面,那位女用人——一个头发稍微颜色发灰的女人,名叫内蒂——给她们端来一壶血玛莉、一碗黄瓜酱以及饼干。”附图为广告,这种酒1757年于意大利问世。

 

每一个出世形象的下面,都有一颗伤痕累累的心。

 

#翻译# 老师很严厉地问:“约翰尼,你的作业呢?”约翰尼说:“我家的狗吃了。”“拜托,约翰尼,我当老师当十八年了,你真的以为我会相信?”“是真的,老师,我敢发誓。是我逼着它吃的,它也真的吃下去了!”

 

#翻译#牧师布完道跟教众告别时,玛丽含泪走到他面前。牧师问:“你怎么了?”“噢,有件事情很糟糕。”“什么?”“我丈夫昨天晚上去世了,神父。”“玛丽,那可太不幸了。他有没有什么临终请求?”“有的。”“是什么,玛丽?”玛丽回答道:“他说:‘玛丽,求你了,把枪放下……’”

 

#翻译#有个人走进一间小商店,看到门上挂了块牌子:“危险!小心有狗!”进去后发现收银台旁边地板上,躺着条根本不危险的老猎犬。他问老板:“‘小心有狗’就是指那条吗?”“没错。”这人觉得好玩:“可是我看它一点都不危险啊。你干吗要挂那块牌子?”老板说:“以前没挂,人们老是绊到它身上。”

All our lives we sweat and save, building for a shallow grave.--Jim Morrison 我们一辈子辛辛苦苦、俭省度日,不过是为了一个浅浅的墓坑——Jim Morrison

 

Laughter is the cure for everything--unless you have a sore throat. 笑是包治百病的良药——除非在你嗓子痛时。

 

A fanatic is one who can't change his mind and won't change the subject. 偏执狂是那种既不愿改变主意,也不愿改变话题的人。

 

他为什么会这样?是什么促使一个人向这种反社会行为发展?他有没有别的不同寻常之处?……这是种很复杂的现象。我还想了解他是否生下来就是疯的,或者他的疯狂是否因为某种疾病或事故损伤了他的大脑,或者是在逆境下日益增加的压力所致。(伍迪·艾伦,《死》)@胡锡进

 

#我的春运记忆#经历过春运的人,谁没有一段痛苦的回忆?但是没有谁像胡编那样,说些没心没肺的话讨骂。我大学期间有一年,上了车因为超载硬是被赶下车,又垂头丧气回到学校;98年春节从老家回来,站了36个小时,至少一年内脚跟还不时隐隐作痛。这两段记忆,我永远不会忘记。

 

“don’t hesitate”是常用语。工作中,以前跟一位在香港的英国人打电话,他中文说得很好。那天他说:“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我,不要踌躇。”把我说得一愣。“踌躇”?没想到他说得那么文绉绉的。

 

原来“三温暖”是“sauna”(桑拿)的另外一种音译啊,以前总是在台湾人写的文字中看到,心里嘀咕过是什么。瞧我这落伍的。

 

“ventriloquist”,“腹语术表演者”,表演者一只手插在人偶里控制其嘴巴,一边为其配音。真正的高手表演时嘴巴不动,所以叫“腹语术”。以前David Letterman有一个星期请各位腹语术高手表演,令人叹为观止。可惜我们这里没有形成一种艺术,但是看到过利用此种技能行骗的报道。

 

#翻译# “A patriot must always be ready to defend his country against his government. - Edward Abbey”“作为一位爱国者,必须时刻准备保卫自己的国家免受其政府之害。”(爱德华·艾贝,1927 – 1989,美国作家)

 

#翻译# “Rulers do not reduce taxes to be kind. Expediency and greed create high taxation, and normally it takes an impending catastrophe to bring it down. - Charles Adams” “统治者不会为了仁慈之故而降税。花钱顺手以及贪婪造成高税收,通常只有在大难将至时才会降下来。”(查尔斯·亚当斯,1848—1927,美国历史学家)

 

"Be deliriously happy"? 记得的时刻那么少,也许是在球场上进球的那几次吧。跟@大头Ecco 合作打羽毛球的那次也算,颠峰体验啊。

 

With something to drink and something to eat, any room should look friendly. (Shirley Jackson)

 

想起《汤姆·索亚历险记》中的一个情节:汤姆目睹了杀人案后不敢跟别人说,压力很大,生怕说梦话讲出来,于是睡觉前用胶布把嘴巴粘起来,而跟他在一个房间睡的表哥半夜起来把胶布掀开一角,等着他说梦话说出来,等半天没听到后又失望地给他粘上。这个情节,每次想起来就觉得特别好玩。

 

马克·吐温是安德森的文学创作之父,而安德森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文学创作之父。——福克纳

 

《监护者》中的这一幕,“你的大肚皮”原文为“your fanny bag”。“fanny bag”指“腰包”,“fanny”是“屁股”的意思,因为这种包最早是勒得让包朝后,在屁股上方。“腰包”还有这几种说法:fanny pack,belt pack, belly bag, Buffalo pouch, hip sack, waist bag, hip pack等。

 

我上一次留长头发,是95年上船5个多月期间长的。后来下船回到家时是晚上,我奶奶当时在广州住,一看到我,马上就把我轰走了:“先去剪头发!”这次不能留了,上次怎么说还是实习生,无所谓,现在是代表公司的。等下星期到黑角后,上船找人帮忙吧。

 

来了快两个月,头发在一天天变长,华人不操此营生,我又不愿意去本地的理发店。我算是理解那些意外怀孕的同学多数是何种心情了。

 

(海滩上)男孩看女孩,女孩看男孩,但是狠的要数这个:女孩看女孩,妇女看妇女,她所知道的最冷酷的眼神莫过于此,那是为了急切而苛刻地点评而看。她的那个太那个了,我的那个更大,她的那个更好。(斯蒂芬·米尔豪瑟)

 

Come out of charity, come dance with me in Ireland. – W.B.Yeats

 

Hi, that’s not a proper good-bye!

 

没有天赋的艺术家什么都不是,但是没有作品,天赋也什么都不是。(爱弥尔·左拉)

 

One friend in a lifetime is much; two are many; three are hardly possible. Friendship needs a certain parallelism of life, a community of thought, a rivalry of aim. - Henry Brooks Adams

 

A psychiatrist is a fellow who asks you a lot of expensive questions your wife asks for nothing.

- Joey Adams

 

All I ask for is the opportunity to prove that money can't make me happy. 我只要求给我一个机会,来证明有钱并不能让我快乐。

 

The right to be heard does not include the right to be taken seriously. 有权讲话,并不包括别人得拿你的话当真。

 

I can only please one person a day, and today doesn't look like your day...tomorrow doesn't look good, either. 我每天只能让一个人开心,今天这个人不像是你……明天也不像。

 

I married Miss Right. I just didn't know her first name was Always. 我和“正确”小姐结了婚,但我没想到她的全名是“一贯正确”。

 

If you want people to think you are wise, agree with them. 如果你想让别人认为你聪明,那就附合他们的意见。

 

(拉里·多伊尔)作为发不义之财的人,多疑得从来不让纽约的任何一个人走到他身后。走在街上时,他经常快速转身并打旋。(伍迪·艾伦,《黑社会犯罪初探》)

 

法国人的英语据说也不怎么样,在巴黎一家旅馆的电梯里有这样的告示:“请把你的价值留在前台(Please leave your values at the front desk.)。”“value”实应为“valuables”(贵重物品)。

 

We all have choices. Sometimes it's just a choice of attitude. 我们都面临一些选择,有时不过是对态度的选择。

 

Some grow with responsibility; others just swell. 有些人随着成长变得有责任感,有些人只是长胖。

 

“我们曾半心半意地想分手,却并未做到。然后1944年时,有人让我去战时的伦敦工作,我决定去,约翰也同意了。我们伤心地分开了,想着两人之间就此结束,却是结而未束,约翰写了些很美妙的信,我也回了。”费思·麦克纳尔蒂写丈夫的《约翰其人》,是我所读到过的最好的怀念文章。http://www.douban.com/note/149279472/

  评论这张
 
阅读(79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