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ock Steady

关于读书、翻译、生活

 
 
 

日志

 
 

巴塔笔记(七)  

2012-01-17 00:59:58|  分类: 杂拌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辑自我的微博:http://www.weibo.com/2138515221

 

She hung up her coat and hat and sat down by the window with the noise and the people far below, looking out at the sky where it was grey beyond the houses across the street. (Shirley Jackson)

 

The people seemed hurled on in a frantic action that made every hour forty-five minutes long, every day nine hours, every year fourteen days. (Shirley Jackson)

 

All political parties die at last of swallowing their own lies. - John Arbuthnot 一切政党,最后都会死于要吞下自己所制造的谎言。——约翰·阿巴斯诺特(1667-1735,苏格兰医生及作家)

 

他爱穿紧裤子,长期以来,认识他的人都会操心他是怎么穿上和脱下的。(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

 

没有谁属于我们,除非是在回忆中。(约翰·厄普代克)

 

The privilege of a lifetime is being who you are. 生命给你的特权,就是做你自己。

 

You can get more with a kind word and a gun, than just a kind word. 当你手拿一把枪、说着好听话时得到的,比光说好听话得到的要多。

 

Find your aim in life, before you run out of ammunition. 在你的弹药用光之前,找到生命的目标。

 

Talk is cheap because Supply exceeds Demand. 话语不值钱,因为供过于求。

 

Everybody wants to go to heaven, but nobody wants to die. 人人都想进天堂,但是谁都不想死。

 

我做了一个梦:我变得比“微博控”还控,一天之内发无数条微博,在各个我并不熟悉的领域发言,在各位博主的微博下面评论……然后,你就注意到我了。

 

许多年以前,我爱写很长很长的信,有位“信友”就说了:“你干吗不去从事文字工作呢?”我当时正全力追求音乐的梦,自然对此一笑置之。可是已经不写信的多年之后,阴差阳错,我还真的走上了这样一条路,尽管只是“副业”。思来想去,好像不曾有别人那样鼓励过我。不管在你在哪里,D,谢谢你。

 

不少人都有睡前喝杯酒的习惯,英语中有个诙谐的说法,即这是“nightcap”(睡帽)。但是我在译卡佛的《巴尔扎克》一诗时,中间提到准备睡觉的巴尔扎克“in his nightcap”就让我为难了,是直译好呢?还是意译?斟酌许久,改来改去,考虑到前面的“in”,还是直译为“戴着睡帽”。

 

说到“最丑建筑”,想到美国建筑师Frank Lloyd Wright说过一句话:“医生犯了错可以把错误埋掉,建筑师呢,就只能建议客户多种爬山虎。”

 

战争对人的影响异乎寻常,跟它杀人这方面比起来,有时候它在并非把人杀死这方面更异乎寻常。就像那是一股特大洪水,把你向着死亡裹挟而去,然而突然,它把你冲到一个回水处,在那儿,你会发现自己在做着匪夷所思而且毫无意义的事,而且为此领着不薄的薪水。(奥威尔,《上来透口气》 )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为平等。——奥威尔,《动物农场》

 

Fewer things are harder to put up with than the annoyance of a good example. - Mark Twain

 

Is there anything in life so disenchanting as attainment? (Robert Louis Stevenson) 以前读到过上帝给一个人最大的惩罚,就是让他梦想成真,都是这个道理。就说这么多,再说我快成陆琪了。

 

Do what you can, with what you have, where you are. (Theodore Roosevelt) 我也不要找什么理由了,认真地开始一天的生活。

 

我十四岁时,我父亲无知得让我几乎受不了这个老头子在旁边。可是等我到了二十一岁时,我震惊地发现在过去七年里,老头子竟然长进了那么多。——马克·吐温

 

如果你不会哭,又怎么会写作呢?——林·拉德纳

 

去黑角的计划暂时取消。已来此两个月,也许这次出来,只会待在这一个地方吧?也好,因为从巴塔不管去哪里,都得多转一次飞机,经常还要在首都马拉博待一个晚上,也是折腾。另外巴塔这里,是西非城市中治安最好的。那么我就调整好心态,好好利用这段时间吧。

 

我能想象当天下午她乘坐那趟开得又慢又久的火车回纽约时,是什么样子。她肯定是坐在那里直直地盯着前面,或者盯着那块肮脏的车窗的外面看,但是什么都没看到,她的眼睛睁得圆圆的,脸庞保持着受伤的虚弱样子。(理查德·耶茨,《哦,约瑟夫,我很累》)

 

There were stopped beside an all-night restaurant, lonely and lighted on the vacant road. (Shirley Jackson)

 

Joseph Addison(1672 -1719,英国散文作家)曾说生活中快乐的三要素为something to do, something to love和something to hope for. Why, it seems to me that they all point to one thing. Is it because of me or what?

 

197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辛格(I.B.Singer)的主要作品是用Yiddish语写作的,这种语言译为“意第绪语”(意第绪语:历史上中欧和东欧的犹太人所用的语言)。我有时觉得去掉“第”字多好——“意绪语”,黛玉该会说这种语言吧。

 

天天接触英语,还是经常会碰到不认识的词。今天学到的是这个:“harridan”, 形容枯槁(或脾气暴躁)的老妇人,名声不好的老泼妇。看到的是这句话:“Poetry was the maiden I loved, but politics was the harridan I married.”说话人Joseph Howe是一位加拿大政治家。我多希望这句出自“影帝”之口。

 

把你的椅子拉近悬崖边,听我给你讲个故事。——F.S.菲茨杰拉德

 

You can pretend to be serious; you can't pretend to be witty. 你可以装得郑重其事,谈话风趣却是装不出来的。(网友有更直接的译法:你装B可以,装风趣不行。)

 

These are the good old days you're going to miss in the years ahead.  现在的日子,就是你几年后会怀念的往昔好日子。

 

Happiness comes in packages marked, "Batteries not included." 幸福的包装盒上标明了,“不带电池”。

 

Today is the last day of your life (so far).今天是你(目前为止)生命的最后一天。

 

Life is not like a credit card - it has no limits. Don't be afraid to use it. 生命不像信用卡——它没有限额,尽情使用吧。

 

Tell me about your life, the more detailed, the better.

 

余杰,我的同龄人。十多年前开始读他,他的头几本书我认真读过,写过书评,还给他写过信,他也回了一封信,我至今仍保存着。他的文字曾启蒙过我,我要感谢他。送上我的祝福,愿他早日归来开放。

 

最近我老是在想宅在广州跟宅在非洲有什么区别,也许在非洲宅得更彻底吧。比如今天,我连房门都没出过。昨晚去超市碰到代理也来买东西,说今天晚上来带我去哪儿吃饭,所以我一天都在忍饥挨饿,等着别人请我吃大餐呢。

 

书没有合不合乎道德这一说,而只有写得好不好之分。——奥斯卡·王尔德

 

何当共在东八区,我且说话你且回。

 

说是有个美国德州农民去澳大利亚交了一个当地朋友,可是不管澳洲朋友介绍本地什么,这位德州农民总是说老家那里也有,而且更大更好。后来有群袋鼠跳过来,澳洲朋友想了一下说:“你们老家也有蚂蚱吧?”

 

我这一生过得并不快乐,感谢上帝。——拉塞尔·贝克

 

在欺骗无处不在的时代,讲真话就是革命行为。——奥威尔

 

没有爱,世界就是一座坟墓。——罗伯特·布朗宁

 

Take away love and earth is a tomb - Robert Browning

 

He had been drunk over in town, and laid in the gutter all night, and he was a sight to look at. A body would a thought he was Adam, he was just all mud. – Mark Twain, The Adventures of Hackleberry Finn

 

The young know the rules, the old know the exceptions. 年轻人知道规则, 老年人知道例外。

 

Cream rises to the top. So does scum. 奶油会浮在上层,渣滓也是如此。

 

Blaming others can be a satisfying way of life. 委过于人,可能是一种惬意的生活方式。

 

Life is short. Don't waste it on stupid people.人生短暂,不要浪费在蠢人身上。

 

If you only walk on sunny days, you'll never reach your destination. 如果只在阳光明媚的日子赶路,你就永远到达不了目的地。

 

It is better to be thought a fool, than to open your mouth and remove all doubt. 与其被认为是个笨蛋,也比张口说话,让别人对此完全不再怀疑要好。

 

The trouble with doing something right the first time is nobody appreciates how difficult it was.  做一件事情一次做就搞定的不好之处,在于别人意识不到这有多难。

 

No snowflake in an avalanche ever feels responsible. 没有一片雪花认为自己应对雪崩负责。

 

Never underestimate the power of stupid people in large groups. 决不可轻视一大群蠢人的力量。

 

The road to success is always under construction.通往成功的道路,总是正在修建。

 

廉价杜松子酒(金酒),法国产,4美元。37.5度。喜欢程度一般。

 

有了一事无成的前几天打底,现在我一天哪怕只写几个字呢,也感觉到了进步的喜悦。所以要先堕落,再奋起,这样才会对自己充满信心。

 

罗素说过一句比较有内涵的话:“就像睡眠不好的人一样,不快乐的人总是对这一事实感到自豪。”

 

我以前偶尔睡不好觉时,会打电话给一位经常失眠的朋友,听听人家是怎样天天睡不好觉的,然后我心里就踏实多了。

 

我发现只要涉及这几个话题,一定会引来反响:星座,猫,狗,Leonard Cohen大爷。

 

The greater regret of 7 hours’ time difference is that while I’m becoming wordy, you are sound asleep.

 

有次是在冬天,躺着刚好不冷,我趴在那里,打开一本《好朋友》放在面前……我当时十二岁,可我是无畏者多诺文,在离河口两千英里的亚马逊河上,我刚刚撑起了帐篷。我闻得到灰尘、豆料还有灰泥冰冷的气味,而我身处亚马逊。这是种无上幸福,纯粹的无上幸福。(奥威尔,《上来透口气》)

 

我有段关于买书的记忆,就是在快上完小学的时候吧,有段时间,每星期天都会步行到镇上的新华书店买书,后来售货员都认识我了。我去一趟要六公里,当时还不会骑自行车,真是不容易呢。因为有了这段经历,我才能有底气地说,从小我就是个喜欢书的人。

 

约翰·罗斯金(John Ruskin,1819-1900,英国作家和美术评论家)说过:“如果一本书值得看,那就值得买。”罗斯金的时代,书籍是奢侈品,价格昂贵,许多人是从图书馆里借阅的。我们现在这个时代跟那时不一样,是免费下载阅读的时代,但是我也希望大家有这样的认识,值得看的书就去买一本吧,就算是给出版业一个机会。

 

老冯(Kurt Vonnegut)说过一句比较反动的话,供批判:Educating a beautiful woman is like pouring honey into a fine Swiss watch: everything stops.

 

我的网龄也有十几年了,但是我在网上极少跟人吵架,可能跟很早就读到过一句名言有关,那句是这样说的:“我从来不跟猪摔跤。首先,你会弄脏自己;第二,猪它喜欢啊。”

 

The human race is a race of cowards; and I am not only marching in that procession but carrying a banner. - Mark Twain

 

“salmon pink”“橙红色, 浅橙色”。三文鱼(鲑鱼)肉的颜色,先过个眼瘾吧。

 

这个城市让我泪满双眼 / 这条小路让我心如潮翻 / 你的家门就在前方的转弯 / 你可知道我会这样出现

 

The nurse behind the glass window said, “Yes?” as though you hade overdrawn your account with the dentist and were two teeth in arrears. (Shirley Jackson)

 

据说明清时代的文人都有两个纯朴的心愿:“刻部稿,娶个小。”我觉得我这辈子也实现不了,真是愧对古人:尽管我也算是刻了几部“稿”,但毕竟是译作,是人家的“稿”,算不得数;至于第二项,更是别指望了……

 

突然想到一件小事很高兴:前年从潮州回广州时,中途在服务区吃麦当劳,有对夫妇后来到,他们的小孩看到我的薯条很感兴趣,我就给了他几根,他年轻的父母也默许了……反正我想说的是,在自己成为父亲的这些年里,我看所有小孩子的眼神都是温柔的,尤其见不得在媒体上看到小孩子遇到不幸。

 

巴塔机场安检形同虚设,根本不用过X光机什么的。候机室如同茶座。后来这位黄色衣服女孩看我打开笔记本,过来要我给她手机充电,我当然答应了。但是机场没有WIFI,我打开机器,只是看了会电子书。

  评论这张
 
阅读(10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